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心理督导

“梦海拾贝,幻中求真”——John Beebe个案督导精彩实录

发布时间:2018-4-7 浏览次数:30

个案报告:张维扬(澳门城市大学心理分析博士)


督导:John Beebe(医学博士,旧金山荣格学院前任院长,私人开业的精神科医生兼荣格分析师)



治疗师:

梦的工作,无论对于精神分析还是心理分析,都是重要的工作内容。荣格认为:“梦的一般功能是企图恢复心理的平衡,他通过制造梦的内容来重建整个精神的平衡和均势。”梦是来自无意识的信使,其中蕴藏着大量疗愈的资源。本次督导我作为个案报告治疗师,选取了一个还在进行中的长程个案所做的两个梦来工作,出于对来访者的保护,隐去其大部分信息。



【梦一】


见我妈妈生了第二个孩子,还没回家。我爸已经有几个月没有性生活了,于是他强奸了我。他也没有顾及我的感受,进入时很疼。不过只有这一次,因为不久我妈就回家了。


我妈的怀表掉了,是我偷的。他们都在找,而我把它藏到床头的褥子下(床是我和我爸一起睡),希望不会被发现。哪知道表在早晨突然报时道:现在时间是10时多少分。我吓坏了,但我爸以为表不知怎么就放在了这里,没怀疑我,我松了一口气。

 

梦者的联想:

里我爸妈都年轻很多,可能是我妈怀孕时的年龄,那时我上小学;但梦里我是现在的年纪。梦里我父母都很严厉,让人害怕,和小时候一样;而我爸更是恐怖,我感到害怕、沮丧,觉得知人知面不知心,二十多年才发现我爸是这副模样。醒来后发现不是真的才松了一口气。


床头的怀表应该是这次回家我藏在自己床上的工具和避孕套;怀表报时让我想起小时候姥爷家有一个会打鸣、报时的鸡形的表。




【梦二】


我和妈妈打算去买东西,我先下楼。走了几分钟见到有人跑过来,说前边有个罪犯,已经杀死了一个婴儿。这时罪犯过来了,我赶紧往楼下的小卖部跑,进去后把门关上。我正想打电话给我妈让她不要下来,她却已经走到门前了。罪犯抓住她,推门而入。下一个场景是我们和其他人都在一个房间里,罪犯把他们一一打死了。我想这样下去非死不可,打算袭击他,谁知却被他先开了一枪。趁这个档口我给我妈使眼色要她动手,也被发现了。他开枪把我妈打死,又朝我开枪,我也死了。(这段比较混乱,我具体记不清楚。)罪犯冲出屋外。


接下来他的经历由我体验。他从一座园林最高处的亭子(很高)上掉下去,是报应。结果碰到一个栓着绳子的木桶,便随着桶一起掉到湖里。原来,园林是属于一个有钱的胖老头的,是他雇的罪犯,这是他逃跑的方式。他游着游着,看到一条大鱼,又看到一只叫鹦鹉的巨型乌龟,有一人多那么长。我游到乌龟底下,它的底部有点像螃蟹,突然我被夹住,原来这是种食人龟。我与它搏斗一番,好容易挣脱出来,但已体力不支;湖很大,我看不到岸,心想完了。我很快又被它捉住,被夹碎吃了。这也是老头的安排。这个故事的道德教训是不要作恶,否则必有报应。




治疗师:

该个案是女性,27岁,学生,在美国留学。治疗设置为每周一次,每次50分钟;主诉其很难建立亲密关系,总是感觉疲倦和焦虑,睡眠困难。之所以选择这个个案来督导,是因为她有大量的梦,而自从我来澳门学习后,梦已逐渐成为我临床工作的主要内容。我对梦进行工作的习惯是首先让来访者讲一遍梦,然后让其做联想,接着会请梦者以尽量慢的速度复述一遍梦,这个过程中我会问一些问题,做一些澄清和聚焦,然后说一下我自己的联想,并询问来访者对这些联想的感受,最后是结束环节。


根据与个案长期的工作,我了解到该个案的基本动力模型如下:她视所有的女性为竞争者,所有的男性为控制者,如同在梦一中所显示的那样,在她的现实生活中也经常明显地呈现出这一点。从她自己对梦的联想也可以看出,梦中的许多元素都有强烈的象征意味。



John Beebe督导




约翰•毕比(John Beebe):

通常来说,我对梦进行工作的时候,我会首先运用我的直觉功能,然后再发挥我的情感、思考功能,最后使用我的感觉功能。即使你们具有跟我不同的心理类型,我也建议你们都能这样做。除非你运用你的直觉功能,否则你不可能理解一个梦。不管你的直觉功能是强是弱,直觉比你其他的功能都更加可靠,当然我并不是说,这是我对梦进行工作的所有过程,这只是我工作开始的方式。


你的直觉会告诉你梦里的某一个细节是可以抓住并开始工作的地方,就像你在做沙盘游戏的时候,你不会站在沙具架前,把所有的沙具都浏览一遍,而是你的直觉会指引你选择某一件沙具;而对于我工作的梦而言,是梦中的某一个细节,选择了我。


在这个梦境中,选择我的元素是那个被偷的、鸡形的怀表。它是一个表,也是一个钟,对我来说显得非常有吸引力。如果我是一个弗洛伊德派的分析师(当然我不是),可以发现这个梦中有很多弗洛伊德式的元素,关于乱伦的元素。在英文的发音中,妈妈的钟(clock)和爸爸的阳具(cock),有类似的发音。对女儿来说,父亲跟表一样,是妈妈的所有物。梦中父亲强奸了女儿,而在弗洛伊德看来,梦的后半部分显示出的其实是女儿有跟父亲发生关系的愿望,她偷走了属于母亲的东西。


荣格曾说过他不是反对弗洛伊德,而是在弗洛伊德的基础上进行了补充。在这个梦中,荣格式的观点对上述弗洛伊德的观点的补充就是,“时钟”——作为精准的时间的显示装置——是父性或者男权的象征。荣格学派扩充了时间老人的概念,以罗马神话中的萨顿(Saturn)或者是希腊神话中的时间之神克罗诺斯(Chronos)作为象征。萨顿在罗马神话中是主神宙斯的父亲,他也是“老人”原型(Senex)的象征:一个严苛的父亲。



萨顿


然而荣格会认为“表”在这里不仅仅是代表萨顿或者是克罗诺斯,即个人的父亲。荣格认为,女人,特别是母亲,都有一个男性面。荣格学派的分析师更倾向于认为,这个表是母亲的阿尼姆斯(Animus)象征。无论是哪种思路,也就是说,无论是认为“表”代表的是父亲亦或是象征着母亲的男性面,有一点在这个梦中都是很清晰的,就是这个女孩不得不偷这个表。


当然你可以说这个女孩是个坏女孩,是个“捣蛋鬼”(trickster),她偷了属于母亲的东西,而实际上我却同情这个不得不偷表的女孩,因为她的母亲没有同她分享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的阿尼姆斯的部分,而女孩一旦想要,她就只有去偷。我想这也指出了这个来访者真正的危机所在:她想要的东西她得去偷。



让我们回忆一下古希腊神话中的英雄普罗米修斯,他从上帝那里盗火,为此受到了严酷的惩罚;还有圣经中的亚当和夏娃,他们偷吃了智慧果,从上帝那里偷取了知识,从而被赶出了伊甸园。从很多治疗中的来访者那里,我们都可以看到这种情况,他们的父母为他们安排好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如果这些来访者要做自己,就只能靠偷,并付出相应的代价。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这个梦告诉我们的是:我父亲把他的那一套强加给我,而我的母亲又不跟我分享她的阿尼姆斯,我只有从她那里偷取,这就是在一个以非常控制为主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为了自己的心理发展而做的事。然而,对所有的来访者而言,非常重要的是,不要把梦仅仅看作是过去发生的事情,而应把它们看作是现在心理状态的反应。正像我在昨天的讲座里所提到的那样:为什么发生在现在?

无论这个故事中的父母对这个孩子有怎样的限制,还应该看到的是,来访者的父母都是老师,并且支持她受到了最好的教育——在美国留学。


在这个以父权为主的家庭中,这个女孩的女性面一直在承受着某种痛苦,某种来自27岁的年龄所带来的时间的压力:她在美国独自居住,又很难建立一段亲密关系。在美国,我们会说,27岁,这是一个必须跟时间斗争的年龄。而她很有可能也会感觉到父母希望她在这个年龄结婚生子的愿望和要求,以至于她感到自己必须偷取对时间的控制权,在她认为对的时候去做想做的事情。


必须承认的是,在当今的中国有另外一种倾向——让女孩受到最好的教育、完美的教育,就像去年夏天在广州跟我工作的那个家庭一样,然而,这只是父权控制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他们同样忽略了女孩自己的愿望。


在这里我想问治疗师两个问题,实际上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第一,我刚才所说的跟来访者的实际情况有多少相同点或者不同点,因为我只是分析象征,而你更了解个案的背景资料;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她试图控制你的时间所引起的反移情,治疗师要给她做出时间上的限制,同时又不能把你的那一套强加于她,成为她想反抗的男权的象征。在咨询中,时间和费用都是治疗师设定的,这种准确的时间和数字也是男权的体现,而来访者并不需要治疗师的设定,她感觉的是需要在治疗中去偷取时间,那么治疗师怎么平衡你的需要和她的需要两者之间的关系?如何能将严加控制转变为更加富有同情心的方式,让来访者的女性部分有一个松口气的机会?



治疗师回应



治疗师:

我尝试回答一下这两个问题。对第一个问题我感到非常惊讶,因为约翰•毕比老师对这个个案了解甚少,仅仅根据梦中出现的一个钟,就把握住了个案的整个脉络。来访者经常感觉到对时间的焦虑,这和她的实际年龄有一定的关系,她总是说:“你看我这一周都没干什么正经的事情,我一焦虑就睡不好觉,由于我的睡眠不好,我就更加干不了什么事情,整天都昏昏沉沉的。”来访者虽然这么说,但是她的学业成绩其实是不错的,在香港读的大学很不错,在美国读书的学校也很有名气。然而她始终沉浸在自己的这种焦虑当中,包括她和她父亲的关系,表面上看是她父亲强加于她的,实际上是她应对的一个策略,这和她的辅助人格有关系。老师提到的大部分都和个案的情况相符合,包括和母亲的竞争关系,需要偷得自主权,由此可见这种扩充技术的威力。


对于表是象征着她父亲的阳具这一点,我们在工作中也分析过,这是一个鸡形的表,而且这个表来自于她的姥爷。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