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晓然---您身边专业、贴心的心灵伙伴

首页 / 情绪困扰

“抑郁”的乖小孩儿

发布时间:2018-2-3 浏览次数:207

多年前,朋友介绍给我一个相亲对象。男生很高大帅气,有很稳定的工作,礼貌耐心。我俩的约会之中,小心翼翼、凡事正确,怎么说呢,礼貌大方都带着标准的模板。当时彼此都隐隐觉得不对,又都很难言语,最后只好装作无疾而终。


现在想来,我们两个那时候都只是个乖小孩儿。我们像两个否认自己欲望,按章行事的精致木偶,无论看起来如何雕琢,可是内在那些热情和欲望都被紧紧困住,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哪里可能有乐趣呢?


那个我们彼此都隐隐觉得不对又很难言语的味道,姑且让我把它叫做:精致的抑郁。没有生机的瓷娃娃。



“一切本应向外的愤怒

都会投注给自己。”


我这些年对于“抑郁”有了一些新的认识。其实是一种被湮没,存在被阉割、又了无穷尽的感受。它不止是“我不够好”,更是“我的欲望、我的感受都不重要,我的存在毫无价值”。


弗洛伊德在1917年的论文中写,说人们在抑郁状态下,容易将自己的负性情感投注到自己的身上,而不是觉得别人糟糕。抑郁者憎恨自己的程度远超出自己的实际缺点。


我在这些年的工作中,常发现,当一个人拼命地过度自责的时候,往往实际上是在拼命地压抑自己对他人、外在的愤怒。


比如一个母亲不断地自责,说孩子的问题全是我的错,你快来告诉我我的错误究竟如何弥补;一个年轻人说让父母这么失望,这全是我的错,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我太差劲了。


我没有办法表达对你的愤怒、我甚至都不觉得自己有资格对你愤怒。久而久之我连愤怒的感受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都是我的错”的内疚感。


一定都是我的错。


“一定都是我的错”这句话中的笃定,其实当你仔细去听,这里面有极大的愤怒感。好吧好吧,我杀了我自己,你总该无话可说了吧。我已经如此愧疚,我是这么地糟糕,我的存在毫无意义。这世界于我没有任何价值,我对你毫无期待,你不必承担你应有的责任,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错。


愧疚感遮掩了愤怒的感受。表达愤怒是困难的,而指责自己是熟悉和安全的。


当然现实中没有我描述地这么极端,往往以更难以识别的方式出现:


比如说,同事的工作没有做完,结果影响了团队的奖金。而你很难觉得对同事生气,却觉得自己太没用了,是不是自己没有交代清楚,或者我是不是应该当初多帮帮他,你反复地做无用的自责。


一切本应向外的愤怒都会投注给自己。有人会说,无论别人对我的埋怨多么地奇怪或者无中生有,我都会放在心上,并且觉得一定是我哪里没有做好。


所以这些羞耻的感受,会使抑郁者会不断地补偿。加班、承担更多的责任、牺牲更多的自己。看起来像是《芳华》里面的刘峰。他这个人从未被尊重、被看见,但是他多么地助人为乐、善乐好施、为他人着想啊。但残酷地说,这是他来回避自己内心愧疚感、维持自己自尊感的唯一方式。


精神分析师Mc Williams在研究利他性格的群体的时候,发现这些人如果没有了做慈善活动的机会,通常就会被淹没在抑郁的感受之中。他们对别人的过错都很大度,谅解、敏感、同情,只是对自己要求极为严苛。身边的人都会评价他说,他是个好人呢。



为什么一个人会发展出

这样的“抑郁”呢?


理论上当然有无数种原因。在这儿我想讲一个我熟悉的:如果一个人在“分离-个体化”过程中,和父母心理上的分离无法完成的话,是会带来抑郁的感受。


父母替代成年的子女来做决定、父母认为自己比子女更知道子女想要的是什么、“我全都是为你好”、“你什么都不懂”。这些紧紧不放的动作之中,表达的是父母的诉求:让我来保护你,你还没有长大。


而子女呢,如果心理感受始终停留在要满足父母的期待、不能允许自己让父母失望的状态下,表达的是:你看我还是你的好孩子。我的感受都可以妥协,我的愿望都不重要,妈妈你来告诉我,我是不是你的好孩子。


当然“心理独立”这本来就是件困难的事情。我记得欧文亚龙曾经在他的书里面写,他已经进入暮年,有一天他做了一个,梦里面他坐在旋转木马上,看见他的妈妈。他在梦里面大声地向妈妈喊道:妈妈妈妈,你觉得我好吗?亚龙在书中说,醒来自己吓了一跳,这么多年过去,自己在梦中还是那个渴望被认可的小男孩儿。


人和父母(或引申为和周围环境)的关系,大概一直在“渴望被接纳”成为自己”之间反复权衡。


可是道理是这样的:如果父母紧紧抓着孩子不放,而孩子又没有在心理上独立起来的话,这个关系中就会充满抑郁性的张力。孩子会觉得:如果我追求独立、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就会伤害到父母(都是我的错);但如果我仍然还依赖父母,那么自我的愿望和情感都无法得到自己的尊重,自己也会很厌恶自己。


无论怎样,“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所以如果一个人的感受、欲望、愿望、哀伤无法得到尊重,甚至被蔑视,就好像我生来是个隐形人,所有的存在都是为了他人期待。那就一个人就不需要有生命力,只是需要一副精致的行尸走肉,去满足他人愿望,供他人娱乐。


做听话的成年人。做没有自己的成年人。


因此抑郁像暗不见天日的漫长冬天,你会觉得贫瘠、荒凉毫无生气。它是个背景音,绵延不绝,也没有出路。


Erna Furman 1982年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叫《Mothers Have to be there to be left》(母亲的存在,是为了将来的必须分离)。我想这话不止是向父母说的,也是向每一个乖孩子说的。


至于我自己,是在这个冬天的夜晚里面,想起那两个精致的瓷娃娃,很想有机会跟她说:


道路漫长且险阻。但你的一切愿望、感受都是重要的。你所有成为自己的努力,负担的怀疑和失望都是你成年的必经之路,它们都会为你带来生机和乐趣。


去做个开心的成年人。




如果您有任何困扰,可以随时咨询晓然的在线心理咨询师或直接与我们的心理咨询师面对面的交流和沟通


心理咨询预约电话:025-84584678


微信公众账号:njxlzx(朋友们-添加朋友-查找微信公众账号-输入“南京心理咨询”)



------南京晓然心理咨询中心www.xr169.com


微信扫一扫,开启免费咨询

营业时间:每周一、三、五、六、日 9:00-17:00
          每周二、四 9:00-20:30
预约电话:025-84584678
行政电话:025-84499216
地 址:南京市龙蟠中路329号(陶然苑)203室 (南京电视台对面)

扫一扫
关注微信